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优势 >

把握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本质内涵

发布日期:2022-01-11 05:50   来源:未知   阅读: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在强调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实现富国和强军相统一时指出,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以下简称“三化”)融合发展,从而把“三化”融合发展要求提升到了战略全局高度。认真贯彻落实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对“三化”融合发展进行科学的战略定位、战略规划和战略部署,大力推动“三化”融合发展向深度广度拓展,要准确把握好“三化”融合发展的本质内涵。

  “三化”并行推进、互促共生、一体发展,具有深刻的历史必然性,是我军未来一段时期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必由之路。

  “三化”融合发展与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理念一脉相承。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我军及时提出推动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当时,战争形态正由机械化转变为信息化。国防和军队建设必须走跨越式发展的道路,没有必要等到走完发达国家军队机械化建设的全部过程再来搞信息化,应该努力推进机械化和信息化的复合发展。既要努力跨越机械化发展的某些阶段,同时还要吸取发达国家军队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失误教训,尽可能少走弯路。国防和军队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取得的经验教训,为如何统筹现阶段“三化”融合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

  “三化”融合发展反映了当前战争形态“多态并存”的现实状况。当今世界,以军事智能化为特征的新一轮军事革命浪潮扑面而来,世界主要国家军队正大步向智能化的门槛迈进,但由于世界各国科技水平和军事实力发展的不平衡,使得在几次世界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呈现出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多态并存”的特点。叙利亚战争中,低端廉价的民用皮卡与高端昂贵的隐身飞机共舞,粗制滥造的土制火箭与高精度的巡航导弹齐飞,高度信息化并向智能化迈进的美军、俄军,较高机械化水平的叙军、土军,以及机械化水平很低的反对派,在叙利亚战场共同演绎了机械化战争、信息化战争和初级智能化战争三种战争形态相互交叠的另类“混合战争”。

  “三化”融合发展符合当前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点。我国实现现代化之路同西方发达国家有很大不同。西方发达国家是一个“串联式”的发展过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顺序发展,发展到目前水平用了二百多年时间。我国发展必然是一个“并联式”的过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是叠加发展的。国家社会经济基础是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基本依托,正是当前我国社会经济的“并联式”发展特点,决定了国防和军队建设必然采取“三化”融合发展方式。

  “三化”融合发展适应了当前军队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发展水平。经过长期努力,当前我军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又面临着智能化的机遇和挑战。特殊的国情军情,使得我军不可能也不会复制以美军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军队的发展路径。“按部就班”式发展可能导致错失智能化促进加速完成机械化信息化、并引领和推动机械化信息化向更高阶段发展的历史机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到二○二○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力争到二○三五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习主席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举行的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提出“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这一战略思想,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此做了进一步强调部署,并纳入十四五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中加以落实,标志着“三化”融合发展要求提升到了战略全局高度,成为引领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指导思想。

  “三化”融合中的“融合”不等于混合、化合或者复合。“融合”一词,物理意义上是指熔成或如熔化那样融成一体;心理意义上是指不同个体或不同群体在一定的碰撞或接触之后,认知、情感或态度倾向融为一体。国防和军队建设中的“三化”融合发展,则是指统筹协调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相互包容、相互渗透、相互促进,从“你是你、我是我”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进而变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达到水乳交融、合而为一的程度,并由此产生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和倍增效应,实现整体战斗力质的跃升。

  “三化”融合发展的基本规律和主要特点。主要有:一是“三化”逐次递进有序依存。从时序上看,“三化”不是同时起源的,没有前一“化”作为前提、基础和输入,就没有后一“化”的发生和发展,前一“化”为后一“化”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二是“三化”相互交叠相互渗透。信息化不是机械化的终结,信息化过程中还有一定的机械化,智能化也不是机械化、信息化的终结,智能化过程中还有一定的信息化、机械化。三是智能化信息化对机械化以虚控实赋能增效。这里所说的“实”主要是指以作战平台、弹药等物理实体为代表的硬件,“虚”主要是指以作战数据、算法等为核心的软件。机械化以硬件建设为主,信息化和智能化则以软件建设为主,“软件定义一切”,通过软件对硬件进行优化升级和赋能增效。随着“三化”融合的深入发展,在建设优先级上,将会是载荷超越平台、软件超越载荷、算法超越软件。

  “三化”融合发展的内在机理和驱动机制。主要有:一是优势叠加。实践证明,不管是机械化、信息化还是智能化,每一“化”的支撑技术群都会催生出新型武器装备,产生新型作战力量,最终形成不同作战机理的新质作战能力。这些新质作战能力与原有作战能力综合运用优势叠加,能够产生系统涌现效应,极大提升军队整体作战能力。

  二是升级拓展。信息化通过对各类机械化作战平台进行数字化改造和网络化链接,将机械化作战体系聚合升级为信息化作战体系,使得战斗力产生质的飞跃。智能化也可通过升级拓展方式,与机械化、信息化融为一体。一方面,运用智能技术升级作战平台的“大脑”——操控系统,推动无人机、无人艇、无人地面车辆等无人化作战平台的控制方式,按照人类直接操作模式、人类协助模式、人类授权模式、完全自主模式、机器自适应模式的逐次递进方式升级。一些老旧作战平台进行信息化智能化改造升级后,也可以实现遥控操作并与有人平台协同作战。另一方面,运用智能技术优化升级信息化作战体系,使其信息获取、传输、处理、共享、安全等各个环节能力均得到大幅增强,体系作战能力再次全面提升。

  三是补短替代。从军队建设历史看,某一“化”在深化发展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仅靠自身技术体系难以解决的瓶颈问题,迫切需要其他“化”的技术手段和发展思路另辟蹊径来加以解决。当前,机械越来越精密复杂,设计和控制难度越来越大;信息化导致“信息爆炸”,海量数据产生、急剧扩散、真假混杂,快速转化为有用信息的难度越来越大,这些问题在机械化、信息化自身技术体系内难以得到有效解决。要突破机械操控能力、信息处理能力瓶颈,运用智能化的技术手段是一种重要选项。反过来说,前一“化”产生的技术突破及应用也可能抵消后一“化”的不足。如高超声速导弹速度可以超出信息化防御作战体系的反应能力实现快速突防,高能微波武器可直接破坏网络和电子设备等,这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对手的信息优势。